西安建筑行业新闻中心

Construction industry news center
首页 >> 建筑装饰

祸起楼市萎靡挖掘鄂尔多斯民间借贷崩盘溯源

来源: 2018年08月16日

祸起楼市萎靡 挖掘鄂尔多斯民间借贷崩盘溯源

晚上9点,鄂尔多斯康巴什新区一些小区基本处于全黑状态。

当地人并无早睡的传统,这只是这座富豪之城楼市现状的写照。

温州之外,鄂尔多斯因发生开发商自杀等事件也卷入了舆论的旋涡。与温贷危机不同,鄂尔多斯接连发生的数起民间借贷崩盘案例都与当地低迷的房地产业有关。

开路虎放羊、开悍马拉炭、开越野扫街、开宝马打工;家家房地产,户户典当行,这样火热的顺口溜,如今听来却泛起丝丝凉意。

开发商求援政府

《第一财经》已经从当地权威渠道证实,国庆前夕,鄂尔多斯市中富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中富公司)老板之一王福金自杀,另一老板郝小军外逃,当地公安机关正在对其进行追捕。

或自杀或跑路,开发商何以落到此等境地?

中富公司2008年开发的一个楼盘可视作样本。

该项目总建筑面积107870.65平方米,其中商业用房面积22925.46平方米,住宅面积80001.98 平方米。在该项目建设过程中,郝小军、王福金等人向373名出借人以月息3分融资2.63亿元。

该项目预计明年6月竣工,其中住宅期房于2010年开盘销售,已经收回首付款817.053万元

祸起楼市萎靡挖掘鄂尔多斯民间借贷崩盘溯源

,对应有约1.5亿元的按揭贷款,商业用房尚未开盘。

当地债权人李某告诉本报,中富公司资金链断裂,与其急于出售住宅但又套现未果有关。

本报此前从相关债权人处了解到,据初步统计,中富公司集资借贷中的2.1亿元多用于房地产,相当比例用于提前垫付购房人70%的购房贷款。

然而,在紧缩的信贷政策下,出钱卖房的中富公司至今未拿到银行按揭贷款,资金缺口到了无法归还民间借贷本息的地步,导致公司正常的运营受阻。据测算,2.63亿借款,每月仅支付利息一项就需要789万元。

本报就上述说法向中富公司人士求证,对方仅表示,争取在六个月内协调银行发放按揭贷款或申请流动资金贷款,贷款到位后,将按照月息1.5分归还出借人本息,如果到时不能清偿债务,那将用中富公司可动用的不动产等资产抵债。

众多出借人都愿意选择不动产抵债的B计划。

为防止出现债权人哄抢公司财产,中富公司恳请人民政府要求人民法院对部分债权人的财产保全申请或诉讼暂不予立案。同时,希望政府帮助中富公司申请贷款,并对其他一些费用予以免交或缓交。

讨债人的登记簿

本报了解到,目前已经有数起规模上亿的非法集资案件移交东胜区公安分局经侦大队。

和中富公司相比,这些案例同样步步惊心,其中包括苏叶女案、祁有庆案和梅良玉案。

权威渠道消息显示,苏叶女一案,已经于9月26日进入鄂尔多斯市公安局东胜区分局正式立案侦查阶段,目前距离出借人报案的最后期限10月26日尚有10多天的时间,但截至发稿时,登记造册的出借人已经超过250户,金额从10万元到1600万元不等,根据出借人估计,此案涉及的融资金额或超10亿元。

东胜区一处国际男仕养生馆是苏叶女办公的地方,如今,这里散落了一地的单据。

据出借人马某介绍,苏叶女曾经投资2亿元购买了当地一座大厦内1万余平方米欲做酒店,其投资的不动产还包括三间共计700多平方米的商铺和数套住宅以及餐饮场所。

马某估计,苏叶女的资产合计一度达到3亿元左右。

这只是一个一触即破的财富泡沫。

苏的酒店还在装修,没有收入,但每月背负的利息就在3000万元左右,苏还嗜好赌博、买彩票,挥霍了约1.5亿资金。听说苏还投资煤矿,恰逢今年煤矿整合,小煤矿停产,日子也不好过,苏从今年4月起陆续停止给出借人打款,后被告发。 马某告诉本报。

老人挤兑潮

另外一件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的主角祁有庆是名70多岁的老人。

根据参加过祁有庆案出借人会议的债权人王某的说法,祁有庆既借贷也放贷。

据王某透露,祁有庆以2~2.5分月息向800多户融资1.3亿元,同时又将家族自有资金4000万元按照2.5~3.5分的月息放贷给了83 户。

值得关注的是,许多接受祁有庆输血的借款人从事房地产业和煤矿产业,目前警方正在向这些人追偿资金。祁有庆本人几乎没有资产,仅有一套90 平米的住宅还转让给其胞弟了。

祁的下线孙某告诉,祁有庆是鄂尔多斯市电台退休人员。因为祁有庆的一些直系亲属在当地政府机关担任要职,很多离退休干部认可其诚信和还款能力。

本报从出借人处获得的祁有庆名片上显示,其抬头包括鄂尔多斯市金亿泰汽贸担保公司、金胜达投资创业有限公司和德佰隆担保公司三家公司总经理,业务范围涵盖房地产、煤炭业、汽车、公路、桥梁投资。

本报从鄂尔多斯市工商局了解到,金亿泰汽贸担保公司和金胜达投资创业有限公司注册资金都为100万元。

本报未查询到鄂尔多斯市德佰隆担保公司的企业信用信息,王某告诉本报,这家公司在2008年营业执照就到期了,祁有庆一直未续。

知情人士表示,上述三家公司此前突然关门,祁氏家族成员全部关机,拒绝给所有储户利息和本金遂被报案。

孙某透露,突然关门是因为发生了众多提供给祁资金的离退休人员挤兑事件。

鄂尔多斯市政府机关搬迁到康巴什新区后,为了拉动新区发展,(政府)在康巴什建设了100多栋住宅楼,定向优惠出售给所有从行政事业单位离退休的干部。

因为价格相对便宜,祁有庆的许多债主均向其调剂头寸以买房,但由于祁放出去的贷款多在房地产商和煤矿股东等民营企业家手中,无法及时偿还,于是在离退休老干部的集中挤兑下,祁的资金链骤然断裂。

房地产打喷嚏

鄂尔多斯民间借贷市场的紧张气氛与最近一段时间以来,鄂尔多斯实施的煤矿整合、房地产调控、信贷紧缩政策密切相关。

鄂尔多斯住房交易组委会常务秘书长张建平曾透露,2005年,鄂尔多斯的居民住宅均价还仅为1000元/平方米左右。

然而,根据中国指数研究院的数据,9月当地住宅样本均价已经达到6224元/平方米。

狂奔了五年,现在卖不动了。一名售楼人员介绍,政府出了限贷政策,首套房首付30%,二套房60%,二套以上不给贷款,而鄂尔多斯人一般都有超过2套住房。

自住需求基本已经满足,甚至有点饱和了。

12日晚,本报在康巴什新区走访发现,一些小区基本处于全黑状态。

国庆前,2011第三届鄂尔多斯住交会落下帷幕,尽管一些参展企业降价幅度高达10%~15%,但是成交量并不理想。

资源太多有时也是个烦恼。

本报从多家煤炭企业处获悉,鄂尔多斯从现在起至2012年6月30日,正在政府引导下进行第二轮煤炭企业整合,计划从300家煤炭企业最终整合成40家大中型企业。但规模以下的煤矿在被兼并、重新改造技术完成之前是不能再开工的。

很多小煤炭企业的老板和股东身背2~5分月息的高利贷在经营,停工意味着断炊,哪有资金再投入房地产。

随机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