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建筑行业新闻中心

Construction industry news center
首页 >> 建筑规划

走出我国城市绿化的误区

来源: 2018年07月07日

走出我国城市绿化的误区

近年来,一些地方为了急于出政绩,追求园林绿化短平快,一些违背自然规律的园林绿化做法在一些城市反复出现,如大树进城、建大草坪、盲目引进外来树种等等,这些错误的绿化模式不仅浪费了大量宝贵的财政资源,而且也导致了当地原生态森林的破坏,不仅不利于城乡生态系统功能的发挥,且对城市绿化目标也是一种反作用。

大树进城工程曾经是10多个省会以上城市明确提出来的加速城市绿化步伐的有力措施,甚至在某市的绿化方案中明确规定,要用1个月的时间,让万棵大树进城。于是,那些深山老林中才能见到的高大树木纷纷在闹市安了家。殊不知,那些在大山里生长几十年、上百年的大树、古树,已经与当地的水土、植被和昆虫鸟兽形成了良好的共生系统。一旦大树被挖走,围绕着大树的共生群落就会遭到破坏,还会导致水土流失乃至山体滑坡。其次,造成树木资源和资金的巨大浪费。大树进城,存活率低,移栽一棵树少则几万元,多则10多万元,白白浪费掉巨额投资。去年,某座城市移植到新建火车站的近百棵属国家重点保护的榉树在热浪中枯萎,由此看来大树移栽是造绿不成反毁绿。

不少城市嫌树木成长太慢,无法满足一夜之间,遍地皆绿的要求,因此,为让绿化速成,不顾当地的自然、气候条件,盲目种植大面积的草坪以取代栽树。在我国,城市绿化草坪热从上世纪80年代末期持续至今。草坪在某些方面的确具备树木所不具备的优势,一次性的成本投入较树木低,铺设速度快,如人力允许,1万平方米的草坪可以一夜铺就,这种速度是树木种植望尘莫及的。但实际上,虽然草坪的一次性投入少、绿化见效快,可生态效益却大大低于树木。从造价方面考虑,草坪的一次性铺设虽然低于树木的栽种费用,但维护成本很高。另外,对于本来就很缺水的我国许多城市来说,大量的草坪进一步加大了用水压力。而且,以铺草为主的绿化导致了有绿无荫的后果。有的城市人均绿化面积不算小,然而,绿地大都是草坪构成,在炎炎烈日之下,行人却找不到遮阳的树木。并且,草坪都是不能踩踏的,我们的市民只能是对草坪可望而不可及。

随着对园林景观的高档追求,盲目引进外来树种似乎成了一种时尚。一些城市喜欢引进、移植名贵树种,似乎树种越高贵,广场的档次越高。一些北方城市的广场不乏南方海岸边才有的棕榈树,而那些土头土脑的乡土树种、花草却受到冷遇。有的城市用以绿化的苗木,90%以上是从国外引进的洋树种。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我国的一些优良乡土树种却一直遭受冷遇。原产于南京幕府山的秤砣树每到开花时,白色的花朵以及树上所结的果实映衬在绿叶里十分好看,所以秤砣树被选为江苏中山植物园的园徽。秤砣树是南京的一种非常适合选做行道树的乡土树种,但是,原生在幕府山的秤砣树由于幕府山植被破坏严重,现在该树种几乎绝迹。北京大学景观设计学研究院院长俞孔坚多次呼吁保护乡土树种,他说,因为乡土树种不但最适宜于在当地生长、管理和维护成本最少,还因为乡土物种的消失已成为当代最主要的环境问题之一

走出我国城市绿化的误区

。所以保护和利用乡土物种也是时代对景观设计师的伦理要求。可见,乡土树种在我国城市园林建设中具有重要的地位,开展城市绿化建设要尊重自然规律,多打乡土牌。还有一个我们必须重视的问题是,盲目引进外来树种,极有可能造成外来物种的入侵。最近有数据统计,我国外来有害生物每年造成的损失达560亿元,占经济损失总量的70%以上。我国已成为世界上林业有害生物发生面积最大、造成损失最重的国家。

(毛文月)

随机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