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建筑行业新闻中心

Construction industry news center
首页 >> 建筑结构

易宪容我容易吗

来源: 2018年08月19日

易宪容:……我容易吗?

谁是中国最仗义执言的经济学家?谁是2005年中国房地产界最红的人?易宪容。

这个朴如村夫、说话带有浓厚江西口音的中年人,让很多房地产商们头疼,却成为民众经常挂在嘴边的房价问题代言人。2005年,他想不红都难。

最早认识易宪容大约是在2002年,当时采访他并不是房地产问题,而是金融。作为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所的一名研究员,那时的他也算有点名气,只不过是在财经圈内,并没有为广大民众熟悉。所以,那时采访他或者向他约稿,他基本上都没有托词,都有时间接受,几乎没有被他拒绝的先例。可这两年,尤其是2005年,易宪容格外地忙碌,打他家里的很难找到他,即便找到了他,是否能约上采访就看运气了,如果正赶在他在家而且空闲,就很幸运,可2005年他什么时候闲下来过呢?

前不久我写一篇关于外资涌入中国房地产的文章,当时满怀信心地打给他,说明了采访事宜之后,他语言急促地告诉我正给某媒体赶写一篇稿子,那边催得紧,实在没有时间接受采访,下次再说。如果是第一次和易宪容打交道的,听他当时急促的口气,一定会说易宪容是大腕了有架子了之类的话,而我却能理解他这两年的忙碌,尤其是看他在2005年红得发紫,对他当时的婉言谢绝也深表理解。

易宪容2005年真的很红,这种红缘自去年7月他铆在北京北郊王府家中写的一篇《谨防房地产业要挟整个中国经济》的千余字经济评论。在这篇评论文章中,易宪容提出房地产业正挟持着整个中国经济。如果让国内房地产的泡沫任意吹大,破灭将不可避免。这个大胆的论述立刻在房地产业界掀起了一场房地产是否存在泡沫的讨论,这篇文章也被普遍认为是引起去年房地产业是否存在泡沫之争的导火索。

虽然他事先预感到这篇文章会引起一定反响,但发表后引发的各方的激烈反应,还是超出了他的意料。于是,从2005年1月开始,他开始把自己对房地产的观点表达到淋漓尽致:今年1月,他跳出来说房地产暴利是地方政府对财富的掠夺;3月声称遏制房价是构建和谐社会的关键所在;4月他提醒说警惕房产商个人利益误导经济;6月他再一次警告说中国房地产市场存在泡沫是不争的事实;还是6月,他更直截了当说:像上海,房价应该下跌50%,北京房价也应该下降30%,否则,国内房地产价格要得到稳定、房地产投资过热要得到抑制是不可能的。

一系列言辞观点都带给读者最强烈的刺激。于是,在这一年的时间里,易宪容的名字频繁出现各种媒体上。不仅是传统媒体报纸杂志纷纷向他约稿、采访他,许多站举办的有关房地产的活动,都没有忘了请易宪容来吸引民的眼球

易宪容我容易吗

。可以说,在这一年之内,易宪容从学界走向了公众,成为了对房地产市场发言的一个真真正正的红人儿,一个让著名的地产商潘石屹提起来都害怕的人。

一个并非专业从事房地产研究的学者,就这么成了这个行业的理论明星。但是在业内一些学者的眼里,易宪容并没有得到同行太多的认同,他被视为不能埋头学术,学术素养不够。他的一位同行这样评价他:他这人和别的人不一样,不是纯粹的经济学者。

对此,易宪容不生气,他只是从容地笑笑说:我和他们不一样,主要是价值判断和追求不一样。我以后也可能不搞学术,专门写经济评论了。弗里德曼等很多世界级的美国经济学大师不也经常在报纸上写评论吗?

易宪容言辞不算利索,在与地产商团的辩论中还走过麦城;于是写经济评论成了易宪容最有力的话语方式,从1997年至今,已达8年之久。现在他写评论更是密集,他同时给北京、上海、广州和香港大约10家媒体开专栏写评论,最多时一天写了7篇文章。

他的这些文章锋芒毕露,总能在房地产业内点起蓬蓬烽烟。他坚持认为把自己的观点用经济评论的方式写出来一样能影响社会,而且还下定决心,把经济评论作为他努力的方向,准备写上几十年。

易宪容的评论,几乎每个标题都能给读者强烈的刺激:《买房警惕利率风险 别成了买房的奴隶》、《对房地产市场政府应更有作为》、《房地产暴利为何得不到调整》、《中国房地产商为什么获得暴利》、《房价成本为何如此神秘》等。因为他写文章观点过于犀利,许多人一直喜欢把易宪容看成勇士,觉得他就像堂吉诃德那样的斗士,是为广大民众说话的,是敢于直面强势开发商而体恤弱势购房人的。

因为易宪容一贯站在老百姓的立场为低房价鼓与呼的这种坚持,他成了一些房地产开发商眼中不受欢迎的人,更有甚者,在站上经常有人公开威胁说要出多少钱要买他的人头。很多热心的朋友给他打让他注意安全,对此,他都一笑置之,我的人头重要吗?我一点都不怕。1999年、2000年时因为股市都有人说要把我杀掉。他们杀我干吗?杀了我也要把自己搭进去,再说我也没有多少价值。我只是多让大家多思考一些问题,同时把我自己思考的东西告诉大家,这就够了。

现实点说,社科院不乏奇才异士,易宪容在那里实在不能算是个什么人物;在金融领域里,易宪容也不能算有特殊贡献与造诣的。可就是这样一个在学术界并没有唱得很响的人,却成为经济学界为数很少的被老百姓认可和接纳的人。很多人都说他是无心插柳,冒然打到了火热的房地产界,而且房地产界本来专家就寥寥无几,能与开发商唱反调的就更是少之又少,易宪容歪打正着,正好填补了这方面的空缺;也有人说,易宪容是早有预谋,是在房地产业里有心栽花的人,是个彻底的商人:当别人还没有看到一类商品的市场前景时,他会果断出手,结果会赚个盆满钵满,一夜暴富;他不光收获了名利,同时还将流行于广大民众中的看空与泡沫等呼声与情绪加以转化,变成自己的一套学说到处去宣扬与炫耀。

对这两种看法,易宪容都不置可否,和谈到这个问题,依然露出他经典式的笑容:我没觉得自己有名,也没觉得自己有利,只要活得快活就够了。那些反对意见对我来说并不重要,我只是从自己知识分子的道德良心、从学者的角度来思考这些问题而已,没有想到别人对我评价怎样。我生活的座右铭是无功、无名、无利。最快乐的是看自己喜欢看的书,找几个好朋友聊聊天,说说话,每天都快活地生活着。

老实说,在一定程度上,易宪容的口音阻碍了他更好地表达自己,他对我说了几次快活地生活着我才听明白。虽然他的普通话一时间让人很难适应,但是,正是那种朴实不带任何官腔的语言,有时候会让人感动不已,而且他习惯于在话语间隙不时爆发出朗朗的笑声,使人觉得他说话时的声音总是保持着轻松和愉快,这与他犀利的评论风格形成了鲜明对照。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归根到底,易宪容的成功是他能站在社会整体利益为老百姓说话,并且坚持了这种信念。今天的他成了大众名人,但身份的改变并不能改变他做人的信念,他说他这辈子都会一直坚持这样做下去,不会因为自己的身份改变而改变性情,该说的还是要说,该指出的还是要指出,该批评的还是要批评,该坚持的还是要坚持,即使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个观念也不会改变。

随机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