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建筑行业新闻中心

Construction industry news center
首页 >> 建筑材料

建筑女性的中国结

来源: 2018年09月09日

建筑女性的中国结

中国悠久的历史和传统的文化氛围,为爱普斯顿在中国发展城市运营提供了一个很好的环境。现在国内的城市管理者还处在一个观念转变过程中,推行我们的运营理念还需要时间。但我相信,一切都会越来越好,从爱普斯顿到我们的国家

如果想俯瞰北京CBD全景,那么SOHO现代城的27层应该是个不错的选择。

从这里看下去,CBD在北京秋日的暖阳中一览无余。繁华都市中的片刻宁静,对于27层的女主人美国爱普斯顿国际设计顾问公司中国区总裁孙克勤来说,似乎是一种奢华的闲情。

每个城市,或美丽,或繁华,都有属于自己的灵魂。这灵魂,让一个城市的人民充满了生机与和谐。此时的孙克勤,从静默中收回思绪,开始讲述她和她的爱普斯顿。她一直认为,她所从事的事业,就是在为一座城市寻找灵魂。

行色匆匆,初识孙克勤 事业落地,忙碌而奔波的旅程

采访孙克勤并不容易,她很忙。当她终于有时间坐下来时,面对却难掩奔波后的一丝疲惫。作为一家北美最大规模、世界排名前十、在欧洲享有建筑领袖之誉的设计建造和建设投资公司的中国区总裁,在带领爱普斯顿进入中国市场三年多的时间里,孙克勤几乎每天都是在忙碌中度过的。

前几天孙克勤在安徽阜阳,由于飞机不能直飞那里,只好乘火车。这是她第一次坐火车,兴奋地与同伴聊了一夜。凌晨5点多到阜阳,紧张地看了一天项目,晚上又坐火车回到北京。第二天凌晨5点多,出了西客站直接奔公司,接待客人、开会,又是一天。连续三个晚上没有睡觉的孙克勤显得有些疲惫,但丝毫没有影响她与交流的思维和语速。

中国的一切对她来说是熟悉而又陌生的。多年前离开中国去国外求学、定居、工作,直到现在以跨国公司的总裁身份重回中国,孙克勤感慨良多。她说,她最大的愿望就是带着自己从国外学来的先进设计建造和投资管理理念,在中华大地上留下一些值得鉴赏和留存的作品。

为了实现这个愿望,她在三年多时间里不停地在各地飞来飞去考察、洽谈。她希望自己能率领爱普斯顿,在很短的时间内让这家世界级公司的设计和开发理念在中国城市遍地开花。

中国地域辽阔,大中小城市不计其数,这对现阶段把目光放在二、三线城市的爱普斯顿来说,选择和发展的余地很大,但同时也让孙克勤感到很辛苦。她告诉,不喜欢接连不断地乘飞机出差。现在的她,一个星期大约有三四天是在飞机上度过的。这对惜时如命的孙克勤来说,无疑是一种无奈的折磨。

回中国的三年多时间里,她给自己定下了这样的作息时间表:凌晨2点睡觉,7点准时起床,每天工作14~16个小时。迫切希望对中国更加了解的她,每隔一两天就要乘飞机去各地了解市场、考察项目。她戏称自己是空中飞人。

应该说,爱普斯顿的业务早已涉足中国,在正式进入中国前,已经参与了一些项目的规划和建设工作, 跟海南等沿海城市政府结下了良好合作关系。但是,从投资建设整体运营城市的角度出发,还是近两年孙克勤成为爱普斯顿中国区总裁之后。

坚持,大公司的成功法则 努力,她把爱普斯顿带入中国

孙克勤做事有一股子牛劲。

爱普斯顿在中国某项业务刚立项时,孙克勤把所有能准备的资料都送回了美国总部,却遭到董事会反对,一致认为风险比较大。为了缩短批准时间,孙克勤立即坐飞机回美国,努力沟通后,董事会仍然认为理由不充分。孙克勤又立即飞回中国,开会、讨论、准备资料,一周之内再次飞回美国据理力争。她拿出了最有力的依据,终于说服了董事会。事后证明,孙克勤的决策是正确的。我现在做的每一项工作都需要他们的支持。每当发生分歧时,我会找到最有力的依据说服他们。

作为爱普斯顿董事局历史上第一位女性董事,唯一的中国人,且是年纪最轻的东方女性,她是如何赢得了董事会的尊重?孙克勤笑着对说,其实,我也不知道。我觉得最重要的一点是,我在非常认真地做事,注重过程,也注重结果。大家都会欣赏有能力,而且又好相处的人。

在孙克勤的人生字典里,从来没有过放弃二字。她会努力地做好每一件事,读书上学如此,工作更是如此。能率领爱普斯顿来到中国工作,孙克勤感到很庆幸。

2001年9.11事件后,爱普斯顿在美国、欧洲的很多项目被叫停,公司业绩一下子下滑了很多。2002年中美关系恢复以后(之前我国驻前南斯拉夫大使馆被炸),10月份中国商务部邀请美国13家同类型行业的最大企业来华考察,爱普斯顿董事长迈克.迪莫(Mike Damore)先生代表建筑行业应邀参加了这个考察团。这个中美关系缓和后的商务考察团到访受到了当时国家领导人的高度重视, 也从此为爱普斯顿投资中国打开了一扇窗口。

老板来中国,一下子很惊讶。经过一个月的考察,在走访了北京、深圳、广州等地后,对比美国的萧条景象,活力四射的中国给迈克.迪莫(Mike Damore)留下了深刻印象。再加上孙克勤不停地向董事会灌输中国市场和中国文化,这让谨慎的爱普斯顿高层决定涉足中国。

2003年8月,深圳市政府到美国去招商引资,把爱普斯顿重点确定为第三产业招商引资对象,在香港签下协议,市政府三天之内就把相关注册手续全部办理完毕。就此,爱普斯顿正式进入中国,也同时把总部放在了深圳。

爱普斯顿董事长访华之时,也在中国引起了专业人士的关注。2002年底,一个深圳的私人老板找到爱普斯顿,他花了16亿元在深圳买了一块号称中国最昂贵的土地要建房,他要求爱普斯顿为他做设计,那是爱普斯顿在中国接手的第一个设计项目。后来,北京的大栅栏改造和崇文区的改造设计,都是由这次爱普斯顿访华引起的。

孙克勤说,爱普斯顿一直是家族化的公司,我毕竟不是他的家族成员。但是这家犹太人的公司有个最好的地方,就是鼓励你去发展。为了一个好的结果,需要有一个完善的过程。所以,我希望自己经手的项目能做得更好、更稳,做出更大的影响力。这需要从各方面来证明我自己有这个实力和能力,需要业绩支撑,良好的发展、良好的市场、良好的成绩,需要各种方式、各种渠道来完成。

采访过程中孙克勤不断流露出自己和爱普斯顿对中国未来的信心。

聊城,中国国花的故乡 聊城,爱普斯顿中国事业的起点

山东聊城孙克勤把进入中国城市运营的第一站放在了这里。

说起聊城,孙克勤显得很兴奋。最开始是与我们合作了几十年的伙伴美国一个很大规模的上市公司看上了聊城,他们想到那个地方去投资。

这家公司从卫星定位上发现(其实,很多跨国公司都是这么做的)这个地方很符合他们的投资要求:环境、景观、空气指数、水文资源等方面都非常合适。而此前,他们一直在全球搜索合适的地点,聊城的自然环境让他们感到吃惊,就想来这儿建厂。因为我们一直给他做项目总承包,他们所有的分厂都是我们建的,考察等一些工作也都是由我们来做。就这样,他们委托爱普斯顿到中国做详细的考察。

孙克勤带着专业团队来了,经过实地考察,发现合作伙伴看重的那个工业园非常落后,完全是一种没有开发的状态:几亩农田,没有任何配套设施,存在严重的上下产业链配套问题,完全不符合这家公司要求的投资环境。她给对方的答复是:不适合建厂。

回到北京,孙克勤逐渐淡忘了此事。但她的考察结果却对当地政府产生了强烈的震动。地方政府迫切需要招商引资,并且把发展工业列入发展城市经济的一个重点。但怎么发展?像这样的美国大公司要来投资,就要到嘴的肥肉却突然没有了。这让聊城市政府十分懊悔。当地政府希望我们去做城市运营,因为引进我们会给他带来一帮企业,有龙头企业进来,形成良好的投资环境和良好的生活环境,才会有人到这里来投资。

一次偶然的项目考察,促成了爱普斯顿进入中国的首个城市运营项目。这让孙克勤在兴奋的同时也存有谨慎。该不该进入聊城?怎么进入?给聊城的定位是什么?为此,对风险系数控制极严的孙克勤带领团队展开了长达两年的项目评估调查。

孙克勤告诉,评估考察包括几方面的内容:第一,委托国内专业的房地产开发评估机构做项目评估调查;第二,爱普斯顿派遣一个团队到聊城常驻,深入当地各个县、区以及基层部门调查,了解当地工业产值、人均产值、十一五规划等最基础的情况和他们的需求;第三,委托风险投资专家到那里住一段时间并进行投资风险评估。

整个评估调查最后得出结论:这是一个可实施的、并且具有非常好市场前景和操作性的项目!经过多次考察论证,孙克勤决定先把聊城打造成一个几平方公里的物流城,搭建更好的配套措施后,再去吸引更多的企业进驻。就是先搭林子,再吸引鸟。孙克勤形象地作着比喻。

孙克勤现在对聊城已经很有感情了,她说:聊城很漂亮,那儿有一个8平方公里的人工湖,水质非常好,比西湖漂亮很多倍。湖里有个古城,应该说是湖中有城,城中有湖。她认为聊城是一个非常适合做北京后花园的这样一个城市,她给聊城的定位是做旅游,做品牌。

她希望爱普斯顿操作的聊城城市运营项目能够为中国中小城市发展提供一个典范,带动爱普斯顿在整个华北区域的发展。

宜兴,孙克勤偶得一棋 布局,爱普斯顿中国双管齐下

从地域的战略角度来看,聊城项目的实施,让孙克勤在中国北方成功布下了一颗棋子。但是,她迫切想在经济更活跃的华东、华中再安置两颗棋子。这样,爱普斯顿的业务分布就覆盖了华北、华中、华东三大区域,可以为今后向周边地区扩展奠定良好的基础。

机会的来临,有时纯属偶然。

2006年初,孙克勤接受了凤凰卫视财智人生栏目的专访,在节目中她翔实地介绍了爱普斯顿城市运营的新理念。而此时,江苏省宜兴市的市长正坐在电视机旁。在看孙克勤节日的同时,这位市长感到爱普斯顿的理念非常适合宜兴的发展。于是吩咐手下工作人员,辗转找到了孙克勤,邀请她参加即将举办的宜兴环科新城概念规划设计的国际竞赛。最终爱普斯顿的作品经过专家评审一致推举为第一, 从200多家国内外设计机构参与的国际投标竞赛中一举胜出。

中标以后,孙克勤没有停歇下来。由于环科新城定位于环保、无烟,需要形成一种高品质的产业结构。孙克勤经过调研,提出了宜兴发展的新理念、新构想,包括对环科新城整个城市布局和产业调整,包括对后期招商引资都进行了全面考虑。双方经过多次讨论,把新城发展的重点锁定在动漫产业。孙克勤认为,针对宜兴的优势、城市定位和整个城市周围的产业链来综合考虑,发展动漫产业是比较符合具体情况的。通过这个新产业可以带动起一个相关的产业链,如会展、教育、培训,还有动漫产品的深加工等等。应世应景,这就是我们做城市运营最开始的着眼点。

宜兴有着环境优美、景色宜人、交通便利的天然优势,发展动漫这样的文化产业既符合环保要求又能产生高回报。对爱普斯顿来说,国家现在大力支持动漫产业,政策方面会有很多便利条件。之前,我们在青岛与人合作搞过一个动漫基地。有了这个基础,我们对动漫产业有很深刻的了解,有足够的实力来做这件事。我们与洛杉矶很多著名的动漫工作室都有合作,可以争取到他们外派到国外的动漫加工。

在孙克勤打理下,从专业团队,到优质的服务,再到深厚的国际资源,让爱普斯顿对宜兴的城市运营上占有了得天独厚的优势。

切入阜阳,建立区域物流中心 意在中华,绣出城市最美的花

孙克勤正在为宜兴项目忙得不可开交,一个又从安徽阜阳打来。

阜阳这些年发展缓慢,而且又因连续不断的负面报道使城市发展陷入难局。迫切需要突破的阜阳市政府利用络搜索找到了爱普斯顿。在对爱普斯顿的发展历史,及其在欧洲城市的经典运营案例进行详细了解后,打找到了孙克勤。

孙克勤再一次带着团队马不停蹄赶赴阜阳。经过考察孙克勤发现,阜阳是京九线最大的中转站,也是陇海、京九两大交通干线的交汇点,交通结构呈米字型;这里还是天下粮仓,也是安徽最大的农业城市,中粮等大集团都在这里设有仓库,对做大物流有着非常好的基础。在她看来,阜阳与聊城同属一个类型的城市

,具有依靠铁路发展大物流的天然优势。她告诉,我们现在已开始做阜阳的整体规划,不出意外,明年就可以动工。

看起来,孙克勤带着爱普斯顿在中国的每次布局都是偶然而得,其实不然。孙克勤把在中国的业务目标锁定在二、三线城市,其实是为今后的业务拓展埋下了伏笔。中国二、三线城市由于城市运营理念还很淡薄,观念也相对落后,虽然为爱普斯顿的进入留下了机会,但一切也并非想象的那么容易。

在爱普斯顿进入中国之初,也对一些西部城市进行过考察和访问,他们希望把一些先进的建设和规划理念带到这些相对落后的地方,但对来自美国的这家大公司,对方显得非常谨慎,对孙克勤的一番城市运营理论更是十分排斥,这让孙克勤有些无奈。在长沙等一些内陆城市,她都遇到了类似情况。

在孙克勤看来,我不会去求人跟我合作,如果他意识到了城市运营的价值,我们才会合作。事实上,爱普斯顿现在重点运作的三个城市,都是对方有强烈的需求。有了这样的需求基础,爱普斯顿才会以最佳的状态投入,否则无从谈起。

孙克勤说,其实,我们更多的是希望一开始从政府顾问的角度做起。我们更多的是愿意为政府提供在城市建设、城市发展过程中一些需要解决的专业问题和经验。比如说,这个地方适合发展什么样的城市结构,适合发展一种什么样的城市产业,适合发展一种什么样的城市形象,根据他们提出的不同问题和不同需要,我们提供解决方案或建议。经过八十多年的发展,爱普斯顿的视野是全球化的,我们参与了世界各地的发展,可以提供一些相关的解决案例,帮助他们找到一个适合的城市发展道路。

这实际上就像在写一部有关于城市的小说:前言,开始,发展,高潮,结局。孙克勤希望一切都是水到渠成,而不能急于求成。

虽然遇到了不少困难,但是执著的孙克勤相信,在中国肥沃的土地上,一定能开出最美丽的爱普斯顿之花。

钟情设计,承袭父辈渊源 美丽人生,让建筑成为城市之魂

进入建筑设计领域,孙克勤说是受父亲的影响。

她的父亲是某建筑大学的教授。当年在加拿大读书的她,也就顺其自然地选择了建筑设计专业。也许是生来的血脉,从小接受西方教育的她,对中国历史情有独钟。我最早的梦想是当一个考古学家。我觉得历史很有趣,我看过很多历史书,中国的,国外的,我觉得很震动的事只有历史可以见证。但是最终做了建筑,其实,建筑跟考古也有很多联系。

人跟建筑,跟历史比起来太渺小了,所以,我做事快,说话快。人生太短暂。该做事做事,该休息休息,不要拖拖拉拉。孙克勤说这是父亲给她最大的影响。

孙克勤的父亲今年已经71岁了,但看上去好像只有50多岁,现在还有自己的公司在运作,非常健康地生活,不知疲倦地做事。父亲做人做事的态度,对孙克勤的人生观、价值观产生了巨大影响。

孙克勤对成功的定义是:能够做自己想做的事,而且能够做成。

就我的现在来说,有一部分是我想做,而且已经做到了。还有一部分是我想做,但是还没有做到的。我是一个寻求在快乐中做事的人。

孙克勤每天都在用她的快法则演绎着爱普斯顿在中国的各种发展之路。

她坦率地告诉:爱普斯顿从事的行业是建设投资领域产业链的全环节。因此,寻找那些具有大规模建设开发或因经济高速成长,能够创造相应价值的项目是我们的目标。目前,中国一年的房地产开发新建量相当于美、欧国家十年的开发量。从这个意义上讲,中国是具有绝对优势的地方。

孙克勤对中国有着绝对的信心。她说她要扎根中国,为中国留下更多值得世人称道的建筑作品。

当问她最崇拜谁时,她毫不犹豫地做了如下回答:我最崇拜达芬奇,他是全才。他懂解剖,他懂发明创造,懂数学,他可以在任何领域有自己的建树。虽然自己目前不能达到这样的境界,但是孙克勤希望未来的某一天,人们看到某些成功的建筑作品时,不会想到投资者是谁,而是想到创作人是谁。

希望再过五百年,再过一千年,别人提起这个项目,知道这是爱普斯顿在中国留下的。我会为此而骄傲。我在乎的是作品,是一个可以让众人去欣赏的、给别人留下记忆、留下争论话题的作品。

建筑设计是一个充满乐趣的职业。每每在欣赏前人留下的经典作品时,孙克勤都会感叹不已。

真正好的建筑作品是不会过时的。中国的故宫、天坛,这样的作品只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让人们惊叹她的雄伟和瑰丽。

当然,美的建筑要从规划开始。

爱普斯顿

美国爱普斯顿公司是一家有着85年历史的公司。最早由一家从事建筑设计和工程建造服务的犹太家族公司创办,而今已成为从城市运营、项目投资、策划顾问、工程管理、施工承包,到城市规划、建筑设计、景观设计、室内设计、图文设计等全方位、多元化的工程建设跨国公司。

孙克勤的中国战略

爱普斯顿擅长小型城镇的大规模开发。确切地讲,不是做单纯的房地产开发,而是通过土地运营、工业开发、产业结构调整,帮助有潜力的城市大面积地提升区域竞争力。在这一过程中,爱普斯顿收获的是当地经济发展起来后的土地差价或项目盈余。

爱普斯顿进入中国市场只有三年多,要让所有城市管理者一下子接受他们的城市运营理念还不太现实。像北京、上海、广州这样的大城市,虽然对新观念的接受程度和理解程度都要高,但拿项目的成本和难度也要高许多,风险也就同时放大。

孙克勤没有把目标锁定在北京、上海、广州这样的大城市,而是选择了二、三线的小城市。

(:毛文月)

随机文章